|
|
|
|
|
|
|
|
bet36怎么改中文6

陈宝生:减负再难也要减 不获全胜决不收手

来源:中国教育报 作者:本站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3-13
摘要:3月1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。这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部长通道接受采访。中国教育报-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张学军 摄 3月12日上午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两会第四场部长通道回答记者学校减负,社会增负有关问题时表示,
3月1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。这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“部长通道”接受采访。中国教育报-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张学军 摄
  3月12日上午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两会第四场“部长通道”回答记者“学校减负,社会增负”有关问题时表示,减负遇到了新问题,战场转移了,方式变异了,教育部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下一步将线上线下综合治理,一定要把负担过重的问题治理好。
  陈宝生说:“去年2月,教育部联合四部门出台治理整顿校外培训的文件。从那时开始,我们分四个阶段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综合治理。”
  这四个阶段,一是排查,我们共排查了40.1万所培训机构,搞清底数;二是整改,在40.1万所培训机构中,27.3万所培训机构是有问题的、不合格的,整改就是对27.3万所机构进行治理,给它治病;三是规范,去年8月,国办发布培训机构规范发展的意见,对校外培训机构发展作出了整体设计、顶层设计,有了制度和规矩,以后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就要按照这个文件的要求来推进;四是巩固,现在做的事就是巩固整改成就,27.3万所有问题的培训机构,已经整治了27万所,超过98%的机构得到整改。
  陈宝生说:“但是在整改的过程中,有一些培训机构转移阵地,把战场开到了线上。减负工作,原来叫作‘校内减负校外增负’,现在叫作‘线下减负线上增负’。这是一个新问题,战场转移了,方式变异了,我们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已经会同有关部门开始研制综合治理的文件,不久就会发布,在这个文件出来之前,我们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措施,对线上的培训进行规范,一定要把负担过重的问题治理好。”
  校园安全责任重于山,落不实会砸死人
  在回答记者“加强校园安全保护”有关问题时陈宝生表示,校园安全牵涉面很广,必须多部门协调配合治理,从源头上预防,从根本上治理,从制度上发力,从突出问题突破。
  陈宝生指出,校园安全牵涉面很广,社会非常关注。这些年来,由于众所周知和众所不知的原因,校园安全事件频有发生。校园安全问题是一个综合症,近几年,教育部、公安部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密切配合,对校园安全进行综合治理。
  陈宝生介绍说,通过综合治理,学校安全问题有了明显改观。据统计,现在中小学幼儿园有86%以上已经配备了保安人员,70%以上安全防范体系建设达到了国家建设标准。这几年重大事故死亡人数,每年平均下降10个百分点,溺水、交通、踩踏事故死亡人数降低了15个百分点。“这说明校园安全形势持续向好。”
  陈宝生强调,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,校园安全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,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,老的问题还没解决完,新的问题又出现。所以,要继续对这个问题配合起来发力。第一,进一步夯实基础,要从综合治理的力量基础、技术基础、制度基础三个方面下功夫;第二,要配合有关部门,特别是公安部等部门和教育部每年一起开展“护校安园”活动,把这个活动持续抓下去,将幼儿园和学校建成安全的幼儿园和学校;第三,加强督导检查追责,把责任落实。“安全责任重于山,落不实,这个山是悬在空中的,掉下来会砸死人。”
  课业负担过重,宝宝不高兴,问题很严重
  陈宝生在回答记者“如何看待学校减负、社会增负,老师减负、家长增负的问题”时表示,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是多因一果的综合征,要多方面发力来综合整治,不管是政府、学校、家庭还是社会,都要尊重教育规律,把学生的这一张白纸,交给老师,让老师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。
  陈宝生表示,我们讲的是关于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问题,不是不要负担,没有负担中国教育将会怎样?全是负担中国教育会是怎样?教育本来就是负重前行的事业。我们现在进行的就是减轻过重课业负担的问题。这些年教育部高度重视减负问题,陆续出台了一些治理措施。前不久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——“减负30条”,这就是综合治理的措施。
  为什么要出这样一个综合治理措施呢?陈宝生解释说,因为根据实践经验,我们感到,学业和课业负担过重,这是一个多因一果的综合征,原因多方面,就这么一个结果,这叫多因一果。所以要多方面发力来综合整治,这就是“减负30条”的根据所在。从哪些方面减呢?这涉及学校、教师、政府、家庭和社会。
  从学校这个角度讲,陈宝生认为,就是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,严控课程门类和总课时,就是说开哪些课,开多长时间,要解决这个问题;严控课程容量和难度,也就是说,每门课你讲多少内容,讲到什么水平;还有一个就是严控“非零起点”教学,大家可别小看这一点,这个非常重要。现在我们都喜欢搞超前教学,就是孩子还没上学,就教了很多知识,以为这样学生就能健康成长,实际上不是。学生的一张白纸,交给老师,老师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在这之前,左一道右一道,把孩子画得五花八道,这会影响孩子健康成长。这叫什么呢?打个比喻,这叫做“张飞画扇子,愁死齐白石”。所以,我们要严禁这种事发生。
  就老师来说,陈宝生认为应该办好两件事:一件事就是严格依照大纲和课程表教学。大纲是管内容的,课程表是管各种课程的相互关系,这是教育规律的体现。另外一个就是严控作业数量和难度。数量好理解,难度是什么?就是不要给孩子们出一些刁钻古怪的题,多出一些“师生友好型”的题。
  对政府来说,陈宝生认为,主要是要在质量标准、课程教材、考试招生、评价体系以及素质教育引导等方面深化改革,从根本上来解决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,还要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,为减负奠定基础。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。
  对于家长要做的事情,陈宝生送了两句话:要有科学的教育观,对孩子要有一个合理的预期。“就是说,要孩子做到的,家长首先做到;要孩子不做的,家长首先不做;家长做不到的,绝不强迫孩子;孩子想做的,家长理性地引导孩子。”
  就社会来说,陈宝生呼吁,一是不要传播似是而非的所谓教育理念,二是不要给一些不良机构做代言人,三是不要为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。今天我们面临的现实是:十个人谈教育,会产生十一、十二个观点,所以一定要警惕。
  “社会环境非常重要。环境好了,祖国的花朵就会开得更灿烂,祖国的幼苗就会成长得更健康。从这里可以看出来,减负作为一个多因一果的综合征,一定要系统治理。难度很大,但是难度再大也要紧紧抓住不放,落实好‘减负30条’。减负难减负难,减负再难也要减。如果今天不减负,明日负担重如山。负担重如山,孩子不能健康成长,学生会不高兴的,学生不高兴叫什么呢?就是宝宝不高兴。宝宝不高兴,问题很严重,所以,我们要持之以恒地治理下去,不获全胜,绝不收手!”陈宝生最后说。
责任编辑:本站